生为北枳

随便磕磕

【靖苏】七情六欲(二)

· 七情六欲梗&短篇杂集


· 靖王殿下的告白&几度被呛的苏先生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二情 · 爱慕


七月流火,九月授衣。


梅长苏这几日病得厉害,昏昏沉沉的,没日没夜地躺在床上。这天气渐渐转凉,他身子骨如今越发的弱,原本到了深冬才会变得凶险的寒疾现在不过秋末便有了抬头的趋势。他在病中不肯见客,来探访的人一律被劝了回去。


萧景琰已经足足有五六天没有见到梅长苏了,密室的门不开,走苏宅大门又被拒,心里着急着不知道那人变成了什么样子,努力平静下来才将自己三番两次想直接冲进去的念头压了下去。等再见到梅长苏时,又过了三日,漫长而煎熬的等待,磨得他连脾气都没有了。


“苏先生。”萧景琰坐到那人床前,低哑着声,“你好些了吗?”


满腔的迫切与担忧不知道该从何说起,看着梅长苏依然苍白的脸色,倒是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
“多谢殿下,苏某没事。”梅长苏垂了眼,大病未愈,依然有些虚弱。原本挽好的头发也放了下来,凌乱的散在白衣上。他用指尖细细地捻着被角,复而又说,“如今朝中局势仍是凶险,誉王党羽还为除尽,还望殿下早做打算。”


见那人未吭声,抬头时看萧景琰直直的盯着自己,不免感到诧异:“殿下?”


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萧景琰像刚回过神,停了几秒,又耐不住一般的开口,“先生你……不打算把衣服整理一下吗?”先前那人大抵施过针,衣服微拢着,露出的两弯笔直而纤细的锁骨勾着他有些难耐。原本不打算看的,可又忍不住,好像略抬了头就能看见梅长苏锁骨底下一大片白皙的皮肤。


默念了空即是色色即是空,然后看梅长苏一愣,明白后有些尴尬的将衣服拢好,一时间彼此陷入漫长的沉默之中。半晌,萧景琰挠了挠头,带着几分没话找话的意思,突然来了一句,“先生,我其实什么也没看见!”


梅长苏又是一愣,微微的红了耳根,索性连抬眼瞧他都不肯了。


所以你还想看见什么?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登徒子的气质!


那人大抵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张了张口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。一转头却突然看见不远处放着的药碗,装着药依稀泛着些热气。顿时所有的难堪都化成担忧,又想到自己因那人病重的心急如焚,沉了嗓音:“先生没有吃药吗?”


也不待梅长苏回答,走过去将药拿了来递给他,言辞恳切:“药需趁热喝,先生难道是因为怕烫?”见梅长苏摇摇头,又弯了眼角,“莫非先生是怕苦?”还没等萧景琰再补上一句“先生竟像个小孩子”,那人已经接过去一口气喝完了它。


大概是喝的太急,又不住地咳嗽。


唇边沾了些许药渍,萧景琰看着,也不知哪里就生出了冲动,靠过去将梅长苏嘴角的药渍用指尖擦去,然后像嫌浪费了一般本能地放进自己的嘴里,微皱了眉:“这药真苦,怪不得先生不爱喝。”


梅长苏愣愣的看着萧景琰自然到行云流水的动作,登时又羞又恼,用袖掩了偏过头咳的越发厉害。那人将他手中的空碗放了回去,转身再过来时又替梅长苏将垂在鬓角的一缕长发勾至耳后,许久方才开口:“有些事我原本不打算告诉先生,可如今不知怎么忽然就不想再藏着掖着了,我想我总归该让先生知道的。”


微微用力令那人抬起头,萧景琰看向他的目光深沉而执着,“先生,其实我喜欢你。”


唇齿之间,地老天荒。


怀了这么一腔孤勇,无畏的如同十七岁的少年。


萧景琰想他忍的太久了,那样的患得患失,酸涩而甘苦的爱意。对那人缠绵的欢喜,总归会是从心底溢出,一点一点的漫过梅长苏清冷秀气的眉梢眼角。


梅长苏没有说话,眼底雾霭沉沉。早些时候他便觉得景琰对他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而又不仅仅是对谋士的敬重和对知己的欣赏。那些热烈的目光,在梅长苏逐渐扩大的不安里,终是尘埃落定。


原来,那人对他,是生了喜欢的。


若是以梅长苏的身份,他理当跟萧景琰分析其中的利害关系,然后以顾全大局为名拒绝那人。可他骨子里终究还留着林殊,面对昔日挚友明亮炽热的眼神,怎么也狠不下心拒绝他。


毕竟,那人是他的景琰,是他十三年来除了昭雪旧案唯一心心念念的萧景琰啊。


“先生不必困扰。我虽不知道先生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,但若是苏先生也喜欢我,那自是最好。若先生不喜欢我——”正当梅长苏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时候,那人突然出声。萧景琰俯至梅长苏耳畔,用手拨开他散落的头发,舔吻了上去。感觉到梅长苏细微的颤抖,又轻轻的笑出声,重新回到耳边,用一种极其缱绻的语气,“本王会等,等着先生喜欢我。”


顿了顿,复而开口,“不过本王等不了太久。”


再一吻,落在了梅长苏的鬓角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很抱歉这么久才更新,不过既然靖王殿下已经告白了,大概污也不远了,有好梗可以点呐,我争取在这几天写出来。
另外,妈妈,萧景琰他耍流氓←_←

评论(12)
热度(127)

© 生为北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