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为北枳

随便磕磕

【靖苏】荒唐赋(一)

首先:


1.脑洞清奇,三观不正


2.cp暂定琰苏,可能殊苏也有←_←


3.重生&穿越梗,苏先生重回到了十三年前的金陵,见到了十七岁的林殊与十九岁的萧景琰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从小什么都肯让给小殊,唯独先生,我不肯


(一)

梅长苏死于腊月初六。


他在做了十三年的梅长苏后,终是回到了他旧时的那个战场,在战火硝烟里,痛痛快快的做回了三个月的林殊。


他死的时候,陪在他身边的只有蔺晨和飞流。他劝不走他们,只能让蔺晨将其他人都支开。蒙大哥也好,黎刚甄平也好,宫羽也好,都支开。梅长苏不喜欢离别,他不喜欢看到他们因自己而垂泪神伤的样子,他想就这么安安静静无声无息的离去,不会惊动任何人。


他告诉飞流苏哥哥要睡一个很长很长的觉,他让蔺晨带飞流去四处游玩名山大川看遍万里风光,他给蔺晨一封信让他交与霓凰,他让蔺晨告诉黎刚甄平要好好打理江左盟,告诉蒙大哥要趁早娶妻生子,告诉宫羽别再执念于自己。

他垂着最后一口气,将所有要说的事都交与蔺晨。


他说了很多,却唯独少了一个人。


那当朝的太子殿下,你没有什么想对他说吗?蔺晨问他。


梅长苏摇了摇头,声音微弱,你把景琰送给我的珍珠还给他吧。


恍惚间他好像看见了十三年年前梅岭的那场大火,火光冲天,其逼近他眼前。人影也模糊了起来,梅长苏终是缓缓的闭上了眼,生前所有的回忆都如走马灯一般,历历在目。


他想起了很多人,可只有萧景琰太珍贵,珍贵到他连想念都不敢。


此去,他们终是相守无疾,死别无期。


梅长苏死的那天大雪纷飞,厚厚的积雪掩盖了他班师回朝凯旋而归的路。




萧景琰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床上会突然出现一个人。


他原本打算把小殊上次落在这的弓拿出来,一开门就看见那人躺在床上,皮肤苍白,三十出头的样子,脸却是从未见过的陌生。


恰巧那人睁开眼睛,便冷下脸问:“你是谁?”


然后看到那人微偏过头望向自己时,目光蓦地变得惊讶万分。


“景琰?”


语气亲昵,却难以置信。


“你认识我?”话刚出口又意识到不对,微皱了眉转而开口,“你叫什么,为什么会在这儿?”


却丝毫没有顾及那人直呼他名讳。


那人似患有重疾,没回答他,而是用手撑住床咳的厉害。所有的惊异都随着这剧烈的咳嗽一并没入眼底,再抬头时早已恢复了平静。


“在下梅长苏。”


他这样告诉他。


评论(9)
热度(44)

© 生为北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