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为北枳

随便磕磕

【诚台】笔墨稠

尚未表明心意&暧昧不断


小少爷要画像&无奈的阿诚哥


就喜欢阿诚哥这种没羞没躁的宠溺感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没有了感情,才能坦坦荡荡。


也不知道明台今天哪里生出的念头,硬缠着明诚给他画张像。明诚给他磨得没了脾气,伸出手揉了揉那人额前软软垂下的刘海,有点不放心地问:“画像你得要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好长时间呢,忍得了?”带着些揶揄的意思。见明台点点头,随即笑起来,“那小少爷你等着,我去把画架拿过来。”


可还没走几步,又被身后那人扯住衣角。明台顺着他的衣摆靠上前,下巴随意地搁到明诚肩上,软着嗓子:“我过去就好了呀,为什么要把画架拿过来?”


“因为画架在书房里,那里没有沙发,你坐久了会不舒服。”明诚轻轻地拍了拍明台的手,解释说。话音刚落就听到那人别别扭扭的开口,不大情愿的样子,“可在客厅里被你画,万一大哥大姐回来看见我坐的一动不动跟个二愣子一样,多尴尬啊。”


“那我随你,只是你到时候可不准坐难受了跑掉,听见没有?”


“哦。”轻快地应了下来,然后用手挽了明诚的胳膊,偏过头凑到那人面前,两眼弯弯,“阿诚哥你可要把我画得俊俏一点,要往好看了画呐。”顿了顿,又补上,“我打算等你把它画好以后装裱起来,挂在我房间的墙上,画的太丑可不行。”


小孩子撒娇一般的语气,合着明台糯着的尾音,听起来黏黏糊糊的。


“好好好,都依你。”明诚失笑,捏了捏他的脸,尽是宠溺的样子,“不过我们小少爷天生就长得好,画不了多丑的。”


“那不一定,万一你实在技术太差怎么办?”


明诚一愣,随即瞪圆了眼睛:“这么信不过我,那你还找我画干嘛?”然后看到那人松开了挽着他的手,一蹦一跳的跑上了楼。在楼梯转口又停下来转身冲明诚眨眨眼睛,声音清亮,“我这不是为了省钱吗,不然谁叫你啊?”


接着,用手拉低眼角冲他做了个鬼脸,才重新跑上楼。

 

明诚望着那人的背影,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。


他的小少爷呀,太爱闹腾了。



四月初的阳光,明亮却又模糊着。透过窗外浮动着的盛大而浓郁的绿色照射进来,在锐利的边缘又显得毛茸茸的。光与影斑驳交错,明台在这光影里有些不耐,不能动,就只能一味的问:“阿诚哥你画好没啊,我觉得我腿要麻掉了。”


“我这才画了两只眼睛。”


“都快半个小时了,你只画了两只眼睛?”明台难以置信地看向明诚。在那人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后,瞬间显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来,哀怨的碎碎念,“我错了,我不应该找你画的,是我的错,不怪你阿诚哥,你慢真的不怪你。”


扁着嘴,又委屈又后悔。


那可怜兮兮的表情终是惹得明诚笑出声:“好了骗你的,快画好了,只剩两只眼睛。”他伸出手轻轻摩擦画板白纸上余下眼睛的部分,突然有点笑不出来。


明诚一直觉得明台的眼睛长得好看,黑白分明,干净澈亮,是微弯时透着多情的桃花眼。可唯独眼皮上有道疤,深深的十分明显的疤。他知道那人的疤是怎么弄的,所以每次想起来都会心疼的无以复加。


他们生在那样战火纷乱的年代,永远不知道自己会死在什么时候死于什么地方。


他所想求的,不过明台能够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活下去。


“阿诚哥,你纸摸够了没啊,再不开始我腿就真麻了。”那人嚷嚷的声音把明诚重新拉回现实。明诚盯着他在阳光下有些越发棱角分明的脸,心底潮湿的像被海浪打湿的海岸。


他怕,他唯一所求的也无法实现。


他怕他的小少爷长大了,早已经不需要他了。


“阿诚哥,你到底要不要画的?”明台见那人仍是没有要动笔的样子,索性不站了,气急败坏的瘸着麻掉的腿走近那人,“画眼睛又不用站着画,我过来让你仔细画清楚。”刚走到明诚身边,就听见他说,“明台。”沉下嗓音。


“嗯?”明台一愣。


“我突然发现我画不了眼睛。”明诚挑了眉看他,“怎么办?”


不管将来怎样,至少现在不让明台烦恼就可以了。明诚想。


“……”明台咂舌,许久才叹了口气,“算了算了。”停了几秒,蓦地勾上明诚的肩膀,“阿诚哥,听说大姐给你很多名流小姐的照片是不是?”见那人不说话,便当是默认了。咬咬嘴巴,不大高兴的说,“大姐还真闲。你见着了,有喜欢的吗?”


“没有。”回答的倒是格外干净利落。


明台一听,顿时又欢喜起来,想要笑又觉得不妥当,憋了笑意故作深沉地拍拍那人的肩膀:“眼光别这么高嘛阿诚哥,你也不小了,还是要多接触接触这些名流小姐的。”本着逗逗他的意思,却意外的发现明诚很认真地问自己,“如果我喜欢了名流小姐,那你怎么办?”


明台一愣,缩回搭在明诚肩上的手想要搓搓脸,然后没心没肺的来一句“关我什么事情啊”。可手还没有缩回去就被那人握住,明诚望着明台,眼底像是浸染了黑夜的浓墨。


然后他说,小少爷,我知道你喜欢我。



没了感情才能坦坦荡荡。

有了爱意只能遮遮掩掩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下是听着特别悲伤的音乐写着一篇甜的故事,一定是疯了。

评论(6)
热度(42)

© 生为北枳 | Powered by LOFTER